cafe15-1764x700

約伯記24:1-12
1. 全能者既定期罰惡,為何不使認識他的人看見那日子呢?
2. 有人挪移地界,搶奪群畜而牧養。
3. 他們拉去孤兒的驢,強取寡婦的牛為當頭。
4. 他們使窮人離開正道;世上的貧民盡都隱藏。
5. 這些貧窮人如同野驢出到曠野,殷勤尋找食物;他們靠著野地給兒女糊口,
6. 收割別人田間的禾稼,摘取惡人餘剩的葡萄,
7. 終夜赤身無衣,天氣寒冷毫無遮蓋,
8. 在山上被大雨淋濕,因沒有避身之處就挨近磐石。
9. 又有人從母懷中搶奪孤兒,強取窮人的衣服為當頭,
10. 使人赤身無衣,到處流行,且因飢餓扛抬禾捆,
11. 在那些人的圍牆內造油,醡酒,自己還口渴。
12. 在多民的城內有人唉哼,受傷的人哀號;神卻不理會那惡人的愚妄。

慶忠牧師的話:

「全能者既定期罰惡,為何不使認識他的人看見那日子呢?」(約伯記24:1)

約伯在神面前的陳述,不明白神為何縱容惡人的所作所為,他們作惡多端,欺壓貧窮人,搶奪孤兒寡婦,為何神不理會?

人在痛苦中總不免會有許多的疑問與怨懟,看看別人再想想自己,好像實在不公平,為何好人沒好報,但義人卻要遭災呢?其實義人受苦與惡人遭報是不同的情形,義人為義受逼迫或是接受試煉,都是有益的,神在其身上有更美的計畫,『我受苦是與我有益,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 (詩119:71 ) 』。但惡人遭報卻是神的審判,善惡到頭終有報,不是不報,時候未到。神任憑惡人的心剛硬,而非縱容,縱容乃是『放任與輕忽』的意思,但任憑卻是有等著看結局的意味,兩者大不相同。惡人發旺如草,但義人必發旺如香柏樹,不要為做惡的心懷不平,神的眼目遍查全地,必有公義的日頭彰顯,惡人的亮光必要熄滅,而義人的路,好像黎明的光,越照越明,直到日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