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1214133141550_2-e1403680254789-1764x700

    民數記 16:1~11
    1. 利未的曾孫、哥轄的孫子、以斯哈的兒子可拉,和流便子孫中以利押的兒子大坍、亞比蘭,與比勒的兒子安,
    2. 並以色列會中的二百五十個首領,就是有名望選入會中的人,在摩西面前一同起來,
    3. 聚集攻擊摩西、亞倫,說:「你們擅自專權!全會眾個個既是聖潔,耶和華也在他們中間,你們為什麼自高,超過耶和華的會眾呢?」
    4. 摩西聽見這話就俯伏在地,
    5. 對可拉和他一黨的人說:「到了早晨,耶和華必指示誰是屬他的,誰是聖潔的,就叫誰親近他;他所揀選的是誰,必叫誰親近他。
    6. 可拉啊,你們要這樣行,你和你的一黨要拿香爐來。
    7. 明日,在耶和華面前,把火盛在爐中,把香放在其上。耶和華揀選誰,誰就為聖潔。你們這利未的子孫擅自專權了!」
    8. 摩西又對可拉說:「利未的子孫哪,你們聽我說!
    9. 以色列的神從以色列會中將你們分別出來,使你們親近他,辦耶和華帳幕的事,並站在會眾面前替他們當差。
    10. 耶和華又使你和你一切弟兄利未的子孫一同親近他,這豈為小事?你們還要求祭司的職任嗎?
    11. 你和你一黨的人聚集是要攻擊耶和華。亞倫算什麼,你們竟向他發怨言呢?」

    民數記16、17章是一個重大的轉折,也是十分可惜的事件,摩西帶領以色列人期間經歷許多次的背叛,這則是第五次,來自首領的背叛。

    「利未的曾孫、哥轄的孫子、以斯哈的兒子可拉,和流便子孫中以利押的兒子大坍、亞比蘭,與比勒的兒子安」聚集攻擊摩西、亞倫,哥轄、以利押一族的位置在會幕的南方,移動時,是會眾中第一批起行的,也是走在最前方的,他們抬的不是一般的柱子、帳幕,而是金香壇、祭壇,甚至是最重要的約櫃,「耶和華又使你和你一切弟兄利未的子孫一同親近他,這豈為小事?你們還要求祭司的職任嗎?」每一件為主做的事都是大事,我們要看見我們做的事的價值,每一次的服事-無論是招待、保安、交安、小組長,都不只是微不足道的工作,而是我們的榮耀,因為「以色列的神從以色列會中將你們分別出來,使你們親近他,辦耶和華帳幕的事,並站在會眾面前替他們當差。」我們都是被神分別為聖的工人,被揀選「替」會眾當差的;但爭權的人往往都只看到人,看不見神,正如可拉一黨只看見摩西與亞倫,他們攻擊摩西、亞倫,那些似是而非的言辭,盡是繞著人的問題,摩西-這位真正屬靈的人-卻是看見神和神放在人身上的權柄。

    「 摩西聽見這話就俯伏在地,對可拉和他一黨的人說:『到了早晨,耶和華必指示誰是屬他的,誰是聖潔的,就叫誰親近他;他所揀選的是誰,必叫誰親近他。可拉啊,你們要這樣行,你和你的一黨要拿香爐來。 明日,在耶和華面前,把火盛在爐中,把香放在其上。耶和華揀選誰,誰就為聖潔。你們這利未的子孫擅自專權了!』」 摩西謙卑,但未失去他的位份,他瞭解自己帶領以色列會眾的權柄不是他掙來的,而是神給予的,自己與亞倫也是被神揀選的,於是摩西將決定權交回神手中,最後那句「你們這利未的子孫擅自專權了!」正是他對可拉一黨控訴的回答。

    恩賜沒有高低,位份卻有次序。爭權的人大多不是沒有能力,可拉一黨是最靠近祭司的人,因此他們也是最能夠看清楚祭司工作的人,祭司做的其實不難,但大衛曾如此說:「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,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,便說:人算甚麼,你竟顧念他?世人算甚麼,你竟眷顧他?」摩西也說「亞倫算什麼,你們竟向他發怨言呢?」驕傲的人都在指著別人說:「你算什麼?」真正謙卑的人、遇見主的人卻是俯伏在神面前說:「我算什麼?」我們帶領的小組反映出我們的生命,我們的兒女反映出我們的靈命,願我們反映出的是真正屬靈的生命,以及一顆謙卑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