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27946979-1-1764x700

 

詩篇 55:1~15
1. (大衛的訓誨詩,交與伶長。用絲弦的樂器。)神啊,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,不要隱藏不聽我的懇求!
2. 求你側耳聽我,應允我。我哀歎不安,發聲唉哼,
3. 都因仇敵的聲音,惡人的欺壓;因為他們將罪孽加在我身上,發怒氣逼迫我。
4. 我心在我裡面甚是疼痛;死的驚惶臨到我身。
5. 恐懼戰兢歸到我身;驚恐漫過了我。
6. 我說:但願我有翅膀像鴿子,我就飛去,得享安息。
7. 我必遠遊,宿在曠野。(細拉)
8. 我必速速逃到避所,脫離狂風暴雨。
9. 主啊,求你吞滅他們,變亂他們的舌頭!因為我在城中見了強暴爭競的事。
10. 他們在城牆上晝夜繞行;在城內也有罪孽和奸惡。
11. 邪惡在其中;欺壓和詭詐不離街市。
12. 原來不是仇敵辱罵我,若是仇敵,還可忍耐;也不是恨我的人向我狂大,若是恨我的人就必躲避他。
13. 不料是你;你原與我平等,是我的同伴,是我知己的朋友!
14. 我們素常彼此談論,以為甘甜;我們與群眾在神的殿中同行。
15. 願死亡忽然臨到他們!願他們活活的下入陰間!因為他們的住處,他們的心中,都是邪惡。

我們若只單讀今天的QT經文,我們可能並不知道大衛為何如此憤恨-這首詩的背景在撒母耳記下16-17章,大衛遭自己的兒子押沙龍追殺,曾一起打天下、熟悉大衛習慣的謀士竟也投靠了押沙龍,因此,文中我們看見的是大衛在叛變後正經歷四種極大的痛苦;但大衛並不停留在痛苦,各位若繼續讀16-23節,就可以明白為何大衛能被稱為「合 神心意的人」,因此鼓勵各位不要只閱讀當日的QT經文,而是將當日的讀經進度完成。

第一種痛苦是 神的隱藏和沈默。相信叛變發生前,大衛必曾為此事禱告,但禱告後情況仍未發生改變,大衛再度回到多年前被掃羅追殺時,那種逃亡的生活;約伯也曾如此,在苦難中他不斷向 神求一個回應,希望上帝能向他解釋自己到底錯在哪裡,得到的卻是無止盡的沈默,約伯記十六章中他向 神求一位中保,「願人得與 神辯白,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」,能站在人與 神之間為人們辯護。大衛與約伯當時沒有這樣的一位,如今我們卻有,當撒但不斷在 神面前控告我們時,是耶穌基督站在我們與 神之間,將一條一條的控訴歸在自己身上;因此,當 神沈默時,並不是撇下了我們,而是將我們放置在曠野中,讓我們面對空無一物,才真正讓我們面對自己真正的內心與 神的給予。

第二種痛苦是死亡的逼迫與疾病的威脅。人在年輕時較容易冒險犯難,隨著年紀增長,行事上似乎漸漸便習慣避免危險,這是因為人所擁有的隨著年齡一起增長,開始有了後顧之憂;大衛年輕時曾被掃羅追殺,這些日子雖然辛苦,但因著 神的恩典他總是撐過去了,結婚、生子,生活漸漸穩定,卻突然遇到叛變、追殺,大衛再度陷入當年逃亡的恐懼之中,只是此時他的知己已成為敵人,而自己的體力又大不如前,也因此,大衛第二次逃亡的恐懼會更甚於多年前那一次。

第三種是環境的混亂。「我在城中見了強暴爭競的事。他們在城牆上晝夜繞行;在城內也有罪孽和奸惡。邪惡在其中;欺壓和詭詐不離街市。 」除了自身的危險,大衛看見所處的城市也因叛變而陷入混亂,爭鬧、攻擊,國家的存亡彷彿在一夕之間,而大衛身為一國之君,心中的感嘆自然更甚於人民。

第四種是親密之人的背叛。叛變與追殺自然痛苦,但至深的痛苦卻是在於如此行的對象-一位是摯愛的親生兒子,我們從被追殺後大衛仍為押沙龍求情來看,可以知道大衛多麼愛他;一位則是曾一起戰鬥過的同伴,「你原與我平等,是我的同伴,是我知己的朋友!我們素常彼此談論,以為甘甜;我們與群眾在神的殿中同行。」大衛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。

但縱使大衛經歷如此痛苦,面對 神的沈默,他仍說「至於我,我要求告 神」無論如何他總不放棄 神,這樣的信心感動身為讀者的我們,更何況是愛他的 神,為何大衛能被稱為 「合 神心意的人」,想必我們都已明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