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oken-glasses-1764x700

歌林多後書 2:1~13
1. 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們那裡去,必須大家沒有憂愁。
2. 倘若我叫你們憂愁,除了我叫那憂愁的人以外,誰能叫我快樂呢?
3. 我曾把這事寫給你們,恐怕我到的時候,應該叫我快樂的那些人,反倒叫我憂愁。我也深信,你們眾人都以我的快樂為自己的快樂。
4. 我先前心裡難過痛苦,多多的流淚,寫信給你們,不是叫你們憂愁,乃是叫你們知道我格外的疼愛你們。
5. 若有叫人憂愁的,他不但叫我憂愁,也是叫你們眾人有幾分憂愁。我說幾分,恐怕說得太重。
6. 這樣的人受了眾人的責罰也就夠了,
7. 倒不如赦免他,安慰他,免得他憂愁太過,甚至沉淪了。
8. 所以我勸你們,要向他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。
9. 為此我先前也寫信給你們,要試驗你們,看你們凡事順從不順從。
10. 你們赦免誰,我也赦免誰。我若有所赦免的,是在基督面前為你們赦免的;
11. 免得撒但趁著機會勝過我們,因我們並非不曉得他的詭計。
12. 我從前為基督的福音到了特羅亞,主也給我開了門。
13. 那時,因為沒有遇見兄弟提多,我心裡不安,便辭別那裡的人往馬其頓去了。

慶忠牧師的話:

「免得撒但趁著機會勝過我們,因我們並非不曉得他的詭計。」(哥林多後書 2:11)

哥林多教會裡,有個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的人對保羅強烈的不滿,但那是他個人的批判,並非其他人的想法,可是因為他有某種程度的影響力,所以眾人為此憂愁,保羅也為這個教會憂愁,及至後來真相大白,這人也遭受眾人責難而憂愁,保羅卻勸大家要接納他,不要再責怪他了,免得讓他沉淪,也使得教會受虧損!

我們個人的榮辱其實事小,撒旦常常利用人的軟弱在教會中製造紛爭、猜疑、嫉妒、爭競,使到會友間彼此攻擊,互相傷害。保羅知道這是撒旦的詭計,因此並不計較自己的被錯待,反倒鼓勵大家要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。

教會是基督的身體,我們是互為肢體,ㄧ個肢體受苦,全身都難過,因此讓我們彼此相愛,順服遮蓋,使撒旦無法破壞教會的合ㄧ,讓教會更能發揮影響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