歌林多前書 9:1~12
1. 我不是自由的嗎?我不是使徒嗎?我不是見過我們的主耶穌嗎?你們不是我在主裡面所做之工嗎?
2. 假若在別人,我不是使徒,在你們,我總是使徒,因為你們在主裡正是我作使徒的印證。
3. 我對那盤問我的人就是這樣分訴:
4. 難道我們沒有權柄靠福音吃喝嗎?
5. 難道我們沒有權柄娶信主的姊妹為妻,帶著一同往來,彷彿其餘的使徒和主的弟兄並磯法一樣嗎?
6. 獨有我與巴拿巴沒有權柄不做工嗎?
7. 有誰當兵自備糧餉呢?有誰栽葡萄園不吃園裡的果子呢?有誰牧養牛羊不吃牛羊的奶呢?
8. 我說這話,豈是照人的意見;律法不也是這樣說嗎?
9. 就如摩西的律法記著說:「牛在場上踹穀的時候,不可籠住他的嘴。」難道神所掛念的是牛嗎?
10. 不全是為我們說的嗎?分明是為我們說的。因為耕種的當存著指望去耕種;打場的也當存得糧的指望去打場。
11. 我們若把屬靈的種子撒在你們中間,就是從你們收割奉養肉身之物,這還算大事嗎?
12. 若別人在你們身上有這權柄,何況我們呢?然而,我們沒有用過這權柄,倒凡事忍受,免得基督的福音被阻隔。

慶忠牧師的話:

「有誰當兵自備糧餉呢?有誰栽葡萄園不吃園裏的果子呢?有誰牧養牛羊不吃牛羊的奶呢?」(哥林多前書 9:7)

服事神的人,理應得到供應,且是神親自應許的,叫傳福音的人靠著福音養生。然而當時哥林多教會有人攻擊保羅,質疑他的權柄,完全忘記這是保羅用生命所建立的教會!

今天的教會常有許多不健康的制度,使得牧人不想為羊捨命,羊也不聽牧人的聲音。教會應當架構在真理的制度上,而非人的制度上,因此羊群應當明白,供應牧者的是神而不是會友,牧者也要剛強,不求從羊群得好處,該堅持的就要勇敢,無欲則剛。

我是好牧人,我為羊可以捨命,也盼望羊都願意聽牧人的聲音!如此,教會才會健康,才有能力發揮影響力,否則,ㄧ天到晚內鬥,彼此不信任,不用等到撒旦攻擊,自己就先垮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