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4314313_x-e1395287570476-1764x700
使徒行傳 19:13~22
13. 那時,有幾個遊行各處、念咒趕鬼的猶太人,向那被惡鬼附的人擅自稱主耶穌的名,說:「我奉保羅所傳的耶穌敕令你們出來!」
14. 做這事的,有猶太祭司長士基瓦的七個兒子。
15. 惡鬼回答他們說:「耶穌我認識,保羅我也知道。你們卻是誰呢?」
16. 惡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們身上,勝了其中二人,制伏他們,叫他們赤著身子受了傷,從那房子裡逃出去了。
17. 凡住在以弗所的,無論是猶太人,是希利尼人,都知道這事,也都懼怕;主耶穌的名從此就尊大了。
18. 那已經信的,多有人來承認訴說自己所行的事。
19. 平素行邪術的,也有許多人把書拿來,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。他們算計書價,便知道共合五萬塊錢。
20. 主的道大大興旺,而且得勝,就是這樣。
21. 這些事完了,保羅心裡定意經過了馬其頓、亞該亞,就往耶路撒冷去;又說:「我到了那裡以後,也必須往羅馬去看看。」
22. 於是從幫助他的人中打發提摩太、以拉都二人往馬其頓去,自己暫時等在亞西亞。
23. 那時,因為這道起的擾亂不小。

今天的經文記載保羅一行人在以弗所行的事,保羅在那裡行了非常的神蹟;當時以弗所邪術盛行,甚至有猶太人「遊行各處、念咒趕鬼」,其中包括猶太祭司長士基瓦的七個兒子。那些人見保羅大有能力,便「擅自」稱主耶穌的名趕鬼,說:「我奉保羅所傳的耶穌敕令你們出來!」 惡鬼卻回答:「耶穌我認識,保羅我也知道。你們卻是誰呢?」 並制伏了他們。同樣奉主耶穌的名,為什麼卻有截然不同的結果?關鍵在「人」。我們能夠醫病、趕鬼,是因著神賜下的權柄,因為他稱我們為被揀選的族類、有君尊的祭司、聖潔的國度、屬 神的子民,因此我們在靈界是赫赫有名的,當我們奉主耶穌的名,神的能力就藉著我們彰顯出來;但也因此,我們必須更加地謹言慎行。我們犯的罪不是只有神知道,撒但是在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的,所以我們在暗處所行的牠也都知道,當我們藏著罪行去爭戰,仇敵便抓住了我們的把柄,叫我們無法彰顯神的榮耀;因此我要為永恆預備,將現在的一言一行都當作是為永恆所預備的,我們便自然能夠謹言慎行。

「那已經信的,多有人來承認訴說自己所行的事。 平素行邪術的,也有許多人把書拿來,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。」我們看見認罪與悔改是並行的,但這不是初信者的專利,我們「已經信的」也同樣需要這麼做。人們願意支付高額的費用想買到平安、滿足,就好比經文所記載那些素行邪術的,把書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,「算計書價,便知道共合五萬塊錢。」他們付出極高的代價無法滿足,神無價的福音,卻滿足了他們,以致於他們甘願放棄先前付出的代價;我們是何等有福,如此寶貴的恩典卻白白地給了我們。

「 主的道大大興旺,而且得勝,就是這樣。 」我們期許在卓越北大行道會也是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