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更用圖-e1400827506664-1764x700
雅歌 8:6~14
6. 求你將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記,帶在你臂上如戳記。因為愛情如死之堅強,嫉恨如陰間之殘忍;所發的電光是火焰的電光,是耶和華的烈焰。
7. 愛情,眾水不能息滅,大水也不能淹沒。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,就全被藐視。
8. 我們有一小妹;他的兩乳尚未長成,人來提親的日子,我們當為他怎樣辦理?
9. 他若是牆,我們要在其上建造銀塔;他若是門,我們要用香柏木板圍護他。
10. 我是牆;我兩乳像其上的樓。那時,我在他眼中像得平安的人。
11. 所羅門在巴力哈們有一葡萄園;他將這葡萄園交給看守的人,為其中的果子必交一千舍客勒銀子。
12. 我自己的葡萄園在我面前。所羅門哪,一千舍客勒歸你,二百舍客勒歸看守果子的人。
13. 你這住在園中的,同伴都要聽你的聲音,求你使我也得聽見。
14. 我的良人哪,求你快來!如羚羊或小鹿在香草山上。

今天我們進入雅歌的最高峰,整個雅歌將要在第八章作一個收尾。

從第5節,我們看見新郎與新婦在婚後歸寧,同時回憶著過往與婚禮的喜悅。5-7節是一段完整的詩歌,以死、陰間、烈焰來形容愛情的獨一性與排他性。

8-10節是回想婚禮前,新郎提親時的情況,彷彿是新婦輕聲詢問新郎:還記得提親時,哥哥們怎麼說嗎?「我們有一小妹;他的兩乳尚未長成,人來提親的日子,我們當為他怎樣辦理?他若是牆,我們要在其上建造銀塔;他若是門,我們要用香柏木板圍護他。」「兩乳尚未長成」是形容女子仍然稚嫩,尚未成熟,「牆」象徵女子難以追求,「門」則是象徵輕佻,因此新婦哥哥們說的話就是「若妹妹很難追求,那我們要讓追求她更難;若妹妹輕佻,那我們就要刁難那男子,保護我們的妹妹。」新婦卻說「我是牆;我兩乳像其上的樓。那時,我在他眼中像得平安的人。 」-我是貞潔的女子,也已經成熟了,我已經預備好要與一個特別的人締結婚姻, 他也預備好了。

11-12節則是所羅門在嘲諷自己。所羅門有許多的利益聯姻,因此從各國娶了許多的嬪妃,聖經列王記上記載「所羅門有妃七百,都是公主;還有嬪三百。」第11節說「所羅門在巴力哈們有一葡萄園」文中「巴力哈們」是「在某個地方有一些利益」的意思,並且看守的費用高達一千舍客勒銀子(當時行情大約是一舍客勒銀子),彷彿正是在嘲諷自己的利益婚姻與擁有一千個嬪妃。新郎卻說「我自己的葡萄園在我面前。所羅門哪,一千舍客勒歸你,二百舍客勒歸看守果子的人。 」新郎便是所羅門王,但此處的發言卻是他的真愛宣言,「我自己的葡萄園在我面前」表示我面前的這位女子(新婦)才是我僅有的葡萄園,是新郎心中的真愛,他只要這個,那一千名嬪妃歸誰並不在乎。

13-14節是夫妻的對話,新郎說「你這住在園中的,同伴都要聽你的聲音,求你使我也得聽見。 」這是在說新郎與新婦之間的愛情是值得傳頌,也值得自己記念珍藏的。新婦則回應「我的良人哪,求你快來!如羚羊或小鹿在香草山上。」邀請新郎與自己享受夫妻間甜蜜的兩人世界,兩人在愛情中的滿足溢於言表。

夫妻之間甜蜜的對話,我們與神之間,有什麼關係呢?還記得初信時,對神的熱情嗎?我們與神的關係是否仍在蜜月期,還是已經冷淡了?我們當常常回到信仰的「蜜月期」,重新點燃我們對神的熱情。雅歌從頭到尾沒有提及神,卻透露出神對我們濃濃的愛;信仰也當如此,我們不需要時時刻刻將神的名掛在嘴上,卻在生活、言行中樣樣彰顯神與我們同在,看見我們是被祝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