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太福音 25:19~30
19. 過了許久,那些僕人的主人來了,和他們算帳。
20. 那領五千銀子的,又帶著那另外的五千來,說:「主啊,你交給我五千銀子,請看,我又賺了五千。」
21. 主人說:「好,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,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,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;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。」
22. 那領二千的也來,說:「主啊,你交給我二千銀子,請看,我又賺了二千。」
23. 主人說:「好,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,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,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;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。」
24. 那領一千的也來,說:「主啊,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,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,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,
25. 我就害怕,去把你的一千銀子埋藏在地裡。請看,你的原銀子在這裡。」
26. 主人回答說:「你這又惡又懶的僕人,你既知道我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,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,
27. 就當把我的銀子放給兌換銀錢的人,到我來的時候,可以連本帶利收回。」
28. 奪過他這一千來,給那有一萬的。
29. 因為凡有的,還要加給他,叫他有餘;沒有的,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。
30. 把這無用的僕人,丟在外面黑暗裡;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。」

今天的經文中,耶穌用了一個比喻來描述天國的概念。一個將要遠行的主人,按著僕人的才幹給了他們數量不等的銀子。比喻中,銀子代表我們的恩賜,主人給僕人銀子代表他對這個僕人有期待,就是期待他能夠去賺;而 神給我們恩賜也代表著祂期待我們去使用它、操練它,讓這些恩賜發揮更大的效果。在教會中,領五千兩、二千兩銀子的人恩賜多半很鮮明,也知道能夠如何使用這些恩賜,危險的卻是擁有一千兩銀子的人,因為擁有的不多,便容易忽略自己的能力,認為自己能夠做的不算什麼,就讓自己在主面前較為消極;也許我們大部分的人所擁有的恩賜都十分平庸,我們能做的事情,大部分的人能做,就像那領一千兩的僕人一樣,因為害怕能力不足、害怕自己出錯,便將自己僅有的藏了起來,以生活或工作掩蓋,但事實上,主給人才幹、恩賜不只是為了工作,也是為了事奉, 神期待的是-就算看起來極度缺乏,我們仍然能夠憑信心為主而做。有心就有路,就算沒有傳福音的恩賜,我們仍然可以將人帶到那些擁有這些恩賜的工人面前,無論如何,總要做些什麼。

「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,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,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;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。」,我們能注意到賺得五千兩與二千兩銀子的僕人,得到的稱讚是一樣的,只要他們有竭力地做;而主對忠心服事的人,會給他更大的重任為報,就像主人看見僕人在「不多的事」上表現忠心,便決定派他管理「許多事」,因此我們就能明白權柄是從忠心而來。現在我們做的這些「不多的事」,都是將來國度中「許多事」的鍛鍊。

什麼也不做的僕人,主不但會將他原本以為有的拿走,亦無法參加天國的宴席,共享主人的快樂;但我們面對與 神算帳的日子,不用心懷恐懼,因為那是主人快樂的日子,看見我們的努力與成長,就是 神最快樂的事。